“課上不講課下講”缺師德

本報特約評論員  許朝軍

“課上不講課下講”作為教育發展中的一種畸形表現,一直讓人深惡痛絕。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2018年的一次記者會上第一次提到“課上不講課下講”問題,隨即引發大量討論。盡管很多教師對這一說法不認可,但不可否認的是,時至今日,部分地區的個別老師確實有刻意引導孩子課下進行一對一輔導之嫌。

所謂“課上不講課下講”,即個別教師對原本應該在課堂上講授的知識,只進行略講或一帶而過,然后在課下通過一對一輔導或借助校外培訓班再詳細講解。這種看起來只是授課方式和地點的簡單改變,卻在事實上違反了國家法規。2018年出臺的《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要求,對中小學教師“課上不講課后到校外培訓機構講”、誘導或逼迫學生參加校外培訓機構培訓等行為,要嚴肅處理,直至取消有關教師的資格。

得益于此,大部分城市的教師違規辦班現象得到了遏止,但在管理不甚嚴格的部分地區,教師參與或者直接進行收費補課、有償辦班的問題還時有發生。一些家長為了追求更高的考試成績,主動花錢為孩子尋找培訓機構補課或者干脆央請教師有償為孩子補課的意愿,更在無形中為“課上不講課下講”創造了機會和存在空間。

無論是從國家政策,或客觀需求來說,課外輔導都不是絕對的“禁地”。因為校外培訓機構開展非學歷教育培訓是學校教育的一種補充,對于滿足中小學生選擇性學習需求、培育發展興趣特長、拓展綜合素質具有積極作用。真正為教育制度所不能接受的是,教師將課外輔導變成一心謀利的工具,并因此敷衍校內的本職工作。這一行為顯然有違師德。因此,除加強師德建設、教育引導家長理性認識孩子成才與分數的關系外,準確定位課外輔導培訓的性質并嚴格管理,也是遏制“課上不講課下講”現象的措施之一。▲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