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辦學校要擺正位置

編者按:12月7日,教育部再次對8起違反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的典型問題進行公開曝光,其中涉及的主要失德行為包括性騷擾、體罰、有償補課等。可以說,這是落實國務院《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的基本措施之一,但在目前的教育環境下,種種亂象或一些看起來與教育改革相悖的現狀,又著實讓家長們困惑不已。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  熊丙奇

九年義務教育是國家統一實施的所有適齡兒童、少年必須接受的教育,是必須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業。但如今的社會上,除公立中小學外,各地都存在一定數量的私立或民辦學校。若學生的戶口不在當地,或家長覺得按片區對口入學的學校質量不高,就會選擇就讀私立或民辦學校,只是相當一部分私立學校的學費都不低。

教育部公布的《2019年全國教育經費執行情況統計公告》顯示,2019年全國教育經費總投入為36129.19億元。生均教育經費,幼兒園是11855元,普通小學是13493元,普通初中是19562元。如此高的投入似乎并沒有擋住民辦學校高收費、快發展的勢頭,全國民辦中小學學費仍舊保持“穩步上調”的趨勢。據了解,湖南一個地級市的私立小學,每學期學費就達到上萬元,而在北上廣深等大城市,學費數額達十數萬元的也不少。不少擠不進公立中小學,又希望孩子接受優等教育的家長,只能在并不富裕的日常開支中再省出些錢,將子女送進學費高昂的民辦學校。

高收費民辦學校的存在,是否有違“九年義務教育”的宗旨?這個問題的答案,在最近教育部公布的對《關于支持民辦學校辦學,給民辦學校一個可預期未來的提案》答復中,已經給出了定論。其強調,教育部充分尊重民辦義務教育學校的辦學自主權,鼓勵民辦中小學校在合法合規的前提下找準發展路徑,并引導民辦義務教育健康發展,促進義務教育質量整體提升。由此不難看出,民辦中小學也屬于義務教育的一部分,因為“義務”兩字強調的是,要保障每名適齡兒童都接受九年義務教育,不應因任何理由放棄學業。更重要的是,從市場角度來說,民辦中小學的存在有其獨特價值,比如,緩解政府教育財政壓力、提供教育的多樣化選擇、增加學校間競爭,以促進教學質量提升等。

很多民辦學校被人詬病的原因是收費太高,但應當明白的是,這并非民辦學校單方面造成。公立學校之所以免收學雜費,是因為有政府財政投入來保障教師待遇與學校日常運營的支出;而民辦學校,除少數地區有對民辦學校的生均撥款外,幾乎所有開支都源于學生學費。良好的教學環境和配套設施,以及為優秀教師開出的高薪,本就是一筆不菲的運營成本,再加上必要的盈利部分,收費就會水漲船高。

當然,合理存在的民辦中小學不是沒有問題,收費偏高也不能沒有“天花板”。除了從法規上進行一定程度的限制,更重要還是增加政府財政投入,加大對民辦學校的扶持力度,把民辦學校學生納入生均撥款體系,保證每個學生不管在公辦還是民辦求學,都應享有同樣的國家教育經費支持。一方面,補足“學位”缺口,提高教育質量,在增加公辦學校數量的同時,將民辦學校的數量控制在一個相對合理的占比范圍內;另一方面,向民辦學校投入一定資金,以緩解其自營壓力,進而降低學費。

簡言之,那些收費較高的民辦學校,應當將個性化的辦學理念、多樣化的教學模式當做吸引生源的“武器”,而非單純營造出的所謂“貴族化”環境。作為公立學校的有益補充,民辦中小學需要擺正自己的位置,因為教書育人才是學校存在的核心價值。▲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