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模式”豈能形同虛設

出于保護青少年的需要,國家出臺硬性規定,要求網絡直播和視頻App都設置青少年模式選項。但在實際應用中,這樣的“屏蔽”效果似乎并不算好。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小學生短視頻使用特點及其保護》調查報告顯示,近七成未成年人使用過短視頻,三成多未成年人認為青少年模式沒用。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我國未成年網民規模達1.75億。這一龐大群體的背后,是社會對未成年人沉迷短視頻、直播及網絡游戲的高度擔憂。基于此,2019年10月,網信辦要求國內53家主要網絡直播和視頻平臺上線青少年模式,從推行實名制、限制時限、開設專屬內容池、禁止非法充值瀏覽行為等方面進行技術防御。但該模式上線僅一年多,就遭遇了切換賬號登錄、轉移“戰場”破解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操作。在缺乏家長管理的情況下,未成人甚至可以直接跳過“青少年模式”的選擇項,以致其變成了一道“虛幻的屏障”。

青少年模式形同虛設,個中原因很多,比如,平臺監管責任不到位、技術設置虛于應付、家長和學校管理不善等。但歸根到底,這種模式還是過分高估了純技術的作用,而忽略了全方位的科學防范。

預防青少年沉迷網絡是一項系統工程,因為再先進的技術手段,都存在可破解的漏洞,設計再完美的機制,也會有被攻破的可能。因此,青少年模式要想走出形同虛設的尷尬境地,更需多方發力。一方面,網信、公安、文化、市場監管等部門須聯合起來,從強化平臺監管責任、信息審核責任以及防沉迷責任的角度,認真落實《網絡安全法》《關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的通知》等,對平臺監管不力、防范機制不健全等行為,要視情節和原因從嚴問責,以確保青少年模式不僅建設到位,更要運行科學、監管有力。另一方面,學校、家庭、社會,尤其是家長要切實擔負起監督落實的責任。比如,督促好“青少年模式”的選擇使用,并通過陪伴等方式,對孩子上網行為進行監護并及時解決相關問題;學校則要發揮正面教育引導的作用,結合學生年齡特點、成長實際、心智發育狀況等,開展有針對性的“正確認識網絡”“自覺拒絕網絡有害信息”“文明健康上網看我行”等活動,讓青少年認識到沉迷網絡的危害,主動、誠信使用青少年模式。▲

TLC官网